滚动公告:

欢迎访问辽宁省网上家长学校网站!~!~!~

家长沙龙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家长沙龙

家庭教育系列丛书《足迹》连载之十四
阅读次数:318  发布时间:2016-11-17 10:38:48

出国留学时期的苏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孤身一人走天下

 炎黄子孙有才华

 

 2008年6月24日,苏杭乘国际航班飞到了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,然后转乘汽车来到了美因茨(Mainz)。美因茨是德国莱茵兰——普法尔茨洲的首府,它位于莱茵河畔,是一座幽静、典雅的城市。

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研究所,是一个国际化的研究所,具有很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,其成员来自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日本和俄罗斯等国家。这些科研人员,多数都是博士后,有着深厚的知识积累。在科研上,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、新的成果。众所周知,在科研界这个圈子里,谁的科研成果多,谁的科研成果显赫,谁就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。

与这些科研精英在一起工作,苏杭是有思想压力的。根据我的分析,他的思想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一、强烈的民族自尊心。苏杭深知,自己能否在科研上取得成功,已经不完全是个人的问题了。干好了,会给中国人争光。干不好,会给中国人丢脸。在他看来,作为一名中国的博士,作为一个炎黄的子孙,在外国学者面前必须有所作为,必须用科研成果来证明自己的实力。否则的话,就不好向国人交待了。二、强烈的个人自尊心。在过去不同的学习阶段,苏杭始终处于领先的置位,是学习上的佼佼者,听惯了外界赞扬的声音。在心理上,有一种优越感。来到异国他乡从事科研工作,昔日的辉煌就成为了历史,一切都算过去了。能否重振雄风,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。如果经不起严峻的考验,就会落后于人、屈服于人。三、强烈的家庭责任感。为了苏杭的成长进步,我们付出了很多的心血,做到了想苏杭之所想、急苏杭之所急、需苏杭之所需,做到了无私奉献。我们唯一的希望,就是能够看到他的科研成果。对于这一点,苏杭是十分清楚的。别看他是一个粗心的大男孩,却很在乎父母的内心感受。不让父母失望,是他做人的一个信条。用科研成果这一特殊的礼物回报父母,是他最大的心愿。从哲学的观点来看,个人的理想只是主观上的产物,能否梦想成真仍然充满了变数。面对不明朗的发展前景,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。

常言道: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。面对前进道路上的艰难险阻,苏杭本能的选择是,尽快的学习科学知识,尽快的把科学知识转化成科研成果。苏杭对我说:“在出国留学期间,如果没有大的作为,没有自己的科研成果和知识产权,就会给这段经历留下耻辱的印记,就会失去出国留学的真正意义。”

在出国的第一年,苏杭能够静下心来,着重做了一些基础性的工作。他的主要做法是,收集了很多的科研信息,掌握了很多的科研动态;阅读了很多的科研书籍和科研资料,增加了很多的专业知识;参与了团队的科研活动,积累了相关的实践经验。苏杭的这些做法,收获的是个人自信,收获的是个人蓄势待发的能力。在出国的第二年,他就从科研的准备阶段,进入了科研的发展阶段,先后在欧洲权威的学术期刊上,发表了数篇高质量的科研论文,可谓一路顺风,开局良好。

需要指出的是,苏杭所在研究组的乌里组长,是一个名气很大的科学家。在大气化学研究领域,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,由他亲自创办的《大气化学与物理》,是非常有权威的学术期刊,深受专家学者的好评。

苏杭与乌里是在北京大学相识的。苏杭之所以能到马克斯·普朗克化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,与乌里的积极推荐是分不开的。

乌里深知苏杭是一个喜欢打拼的小伙子,有早出成果、多出成果的强烈愿望。作为一个过来的人,乌里也深知一个刚刚涉足科研领域的年轻人,独树一帜的难度。在交谈中,乌里意味深长的对苏杭说:“在刚刚涉足科研领域的时候,我也曾经有过焦虑、迷茫和绝望,感到搞科研这条路太难走了。在徘徊不前的那段日子里,竟然想放弃手里的科研工作,去做个商人。后来,我权衡了各种利弊关系,终于咬牙坚持下来了。”另外,他还非常严肃地告诫苏杭:“面对科研上的各种困难,唯一的化解方法就是咬牙坚持,坚持就是胜利。”

乌里的这些金玉良言,对苏杭起到了提示和警示的作用。从此,他对科研活动上可能出现的各种困难,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坚定了必胜的信心。

为了让苏杭不断的开阔视野、增长才干,乌里安排他参加了一些国际学术交流会。根据我的不完全统计,苏杭先后去了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加拿大、奥地利、乌克兰、瑞典、瑞士、荷兰、芬兰。苏杭告诉我:“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,能够进一步了解业内的科研动态、科研成果,能够结识一些科研精英,并形成了一定的交往和交流关系,收获是很大的。”

毋容置疑,从事基础理论研究的人,都盼望着自己能够搞出科研成果。在他们看来,科研成果是个人能力、个人智慧的集中体现。实现科研成果的最大化,就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。苏杭的研究方向是大气化学,具有眼睛看不见、手摸不着的特点,太微观化和神秘化了。能否杀出一条血路,能否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,这对初出茅庐的苏杭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正在他踌躇满志的时候,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终于到来了。

2010年,欧洲地球科学协会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了科学大会,参加科学大会的专家学者约9000人。科学大会,有一个图板展示的环节。所谓图板展示,就是学者们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和论文内容,用图板的形式向人们展示出来。在参加科学大会之前,苏杭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,几乎穷尽了自己的智慧。苏杭这样做的目的是,利用这一展示才华的机会,让国际同行认识自己、了解自己。人们知道,在国际性的学术交流中,学者的知名度是很重要的。有了它,说起话来就有影响力。

会议的组织者,把各类图板集中在一个区域供人们观看,苏杭的图板标题是《特大城市云形成的模拟》。为了让观看者充分理解图板上介绍的理论观点,苏杭就站在图板的旁边当起了义务讲解员。由于不停的说话,嗓子都沙哑了。这次科学大会,收到了100多块图板。由于苏杭制作的图板内容新颖、观点独特,有较高的学术价值,从而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。

2011年,欧洲地球科学协会向苏杭颁发了“优秀青年科学家图板奖”证书。在大气化学研究领域,获此殊荣的只有来自中国的苏杭。

在荣誉面前,苏杭并没有自我陶醉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美国《科学》杂志。美国《科学》杂志,是由大发明家爱迪生投资一万美元创办的。1894年,成为了美国最大的科学团体“美国科学促进会”的官方刊物。该杂志,连同英国的《自然》杂志,被誉为世界上两大顶级的科学杂志,代表了人类自然科学研究的最高水平。在全球最具盛名、最有权威的学术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,是全世界搞自然科学的学者,梦寐以求的事情。由于该杂志对于原始论文的质量要求极高,能够实现夙愿的人屈指可数。

苏杭这个人有一个特点,愿意做开创性、挑战性的工作。经过深思熟虑,他选择了大气化学研究领域中的一个冷门课题。为了寻求外界的支持,苏杭把自己的设想告诉了研究组长乌里。让苏杭十分高兴的是,乌里对这个课题十分的感兴趣。他认为,苏杭确定的研究课题,是一个没有人涉足的陌生领域,具有极大的前瞻性和挑战性。一旦研究成功了,就会填补大气化学研究上的一项空白,创造科研史上的一个新记录。于是,他就鼓励苏杭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,坚定不移的把化学实验搞下去,用准确的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设想。

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理论探索和化学实验,苏杭及合作者终于有了新的发现。氢氧自由基(OH)在大气污染物的去除中,具有核心的地位,被誉为大气天然的清洁剂。但它究竟来自何处,却是困扰化学界多年的未解之谜。苏杭的研究结果表明,使用过化肥的大地土壤,具有排放亚硝酸(HONO)的潜力。大量的化学实验证明,土壤中的含氮量越高、酸性越强,排放的亚硝酸(HONO)就越多,产生的氢氧自由基(OH)也就越多。在世界农业化肥用量不断增加、土壤酸化日益严重的背景下,将有更多的亚硝酸(HONO)被排放到大气中。

看了苏杭的论文初稿,化学研究所的所长非常高兴。在发给苏杭的邮件中,他对论文做出了十分幽默的评价:“美极了。”研究所所长是一个资深的化学专家,平时说话是很谨慎的,幽默的评价出自于他的口,是十分不容易的。更让苏杭感动的是,所长竟然让自己的美籍夫人对科研论文进行文字上的加工润色。这一不寻常的举动,似乎在暗示着什么,似乎在说明着什么。如果论文没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,所长肯定不会惊动自己的夫人。

所长对论文的欣赏,对苏杭是一个极大的鼓舞。此时的他已经预感到,一个证明自己才能的时刻快要到来了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苏杭对论文的初稿进行了反复的推敲和修改。在万无一失的条件下,才把论文发到美国《科学》杂志的邮箱里。论文的题目是,《土壤亚硝酸对大气亚硝酸和氢氧自由基的影响》。

由于苏杭及合作者在论文里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化学反应机理,美国《科学》杂志的编委采取了十分谨慎的态度,要求苏杭重新做一次化学实验,以保证论文论据的准确性和论点的正确性。

编委发过来的电子邮件,引起了苏杭的高度重视。他组织有关人员,按照严格的操作程序,重新做了一次化学实验。这次得出的实验结果,与以往的实验结果是完全吻合的。可谓,同出一辙。在这个时候,苏杭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,把补充说明发送给了编委。编委看了这个东西以后,十分的满意。然后,他就按照规定的程序,把科研论文转给了三位资深的化学专家,由他们进行审阅。经过认真的审查,专家们一致签署了同意发表的意见。这意味着,美国《科学》杂志的大门向苏杭敞开了。也意味着,一扇科学的大门被苏杭敲开了。

专家们指出:鉴于土壤生物和亚硝酸(HONO)的广泛分布,论文中提出的反应机理会对全球陆地生态系统产生重要影响,对大气、土壤氮循环研究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。专家们又指出,该论文属于交叉学科中不多见的亮点文章。

2010年8月18日,以苏杭为第一作者的科研论文,终于在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和官方网站上发表了。这篇论文的公开发表,标志着苏杭在国际上有了自己的学术成果、学术地位和知识产权,从而在科研界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。

这一重大的科研突破,显示了一个中国年轻学子的才华与智慧。从时间上来讲,苏杭从事科研工作的时间并不长。从个人的阅历上来说,苏杭仅仅是科研战线上的一个新兵。从个人的经验来看,苏杭与“丰富”这个形容词还不太沾边。在这种情况下,苏杭能够一鸣惊人是很不容易的。成功的原因,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最清楚

此时此刻,远离德国的苏杭正在丹东休假,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重要的信息。8月19日晚8时许,苏杭的挚友程雅芳研究员从北京大学打来了长途电话,向他提供了相关的信息。这个时候,苏杭才知道自己盼望已久的好事终于出现了,个人的梦想终于成真了。此时的他,高兴的手舞足蹈,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。作为一名旁观者,我十分理解苏杭此时此刻的心情。一个年轻的学者,能够从一个新的科研起点到达一个新的科研驿站,是值得欢欣鼓舞的。

处于极度兴奋中的苏杭,赶忙打开笔记本电脑,点击鼠标、敲击键盘进入了美国《科学》杂志的网站,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及合作者的英语论文。该网站在介绍第一作者身份和国籍的时候,采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图案。看到国旗的图案,我是非常兴奋的。中国的体育健儿,能让五星红旗在奥运赛场的上空冉冉升起。我们家的苏杭,也能让五星红旗在美国《科学》杂志的网络里得到展现,其政治意义应该是一样的。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,我可以十分自豪的说,我们家的苏杭真是好样的,能够让世界上的网民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美丽形状。什么叫为国争光?什么叫为民族争气?我读懂了它的内在含意了。

咱们东北人有一个传统习惯,遇到特大的喜事必须喝酒,以酒助兴。这一次,当然不能例外了。这次饮酒,我们一家人是十分开心的,十分幸福的。在饮酒的时候,我问苏杭:“在国外,老外对你怎么样?有没有小看你?”苏杭告诉我:“在科研上没有建树的时候,高傲的西方人不可能高看我们这些东方学者。当我们在科研上有所突破的时候,他们就会改变原来的傲慢态度。许多西方人看问题,还是比较现实的。对于我们这些搞科研的学子来说,若想让蓝眼睛、高鼻梁、黄头发的老外服气,就得搞出令人赞叹的科研成果。科研成果是一个硬道理,是一个硬指标。有了它,我们这些海外学子就有了与国外同行进行学术交流的资本和条件。”在表述这一观点的时候,苏杭说话的底气是比较足的。

听完了这一番的解答,我又向苏杭提出了一个十分关切的问题:“当初,你要是把研究方向的切入点搞错了,就不可能找到破译未解之谜的方法和途径了,就不可能在科研上有所突破了。一旦出现了事与愿违的问题,就意味着自己的脑力支出和体力支出,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。在这个时候,你又该如何地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呢?”

听完了我的问话,苏杭发表了这样的感言: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搞自然科学的人,离失败的地方往往是最近的,离成功的地方往往是最远的,心想事成的概率是不高的。在充满了极大变数的情况下,必须从容地面对成功与失败的问题。成功了,不要沾沾自喜、妄自尊大。失败了,也不要垂头丧气、一蹶不振,无非是从零开始、从头再来。惧怕失败的人,不能卧薪尝胆的人,是搞不了科研工作的。”

听了苏杭的解答,我对苏杭又有了新的认识、新的了解。与过去相比,多了一份成熟,少了一份稚嫩;多了一份自信,少了一份自卑。由此看来,一个科研工作者要想有所作为,必须有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。”的大无畏精神,必须有“科学有险阻,苦战能过关。”的坚定信念,必须有“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春。”的乐观态度。有了这些宝贵的东西,科研工作者就有了勇往直前的动力。

自从去了德国,苏杭就把回国休年假的时间定在了1月份,为的是能回到家里与父母一起过团圆年。身在海外的苏杭对家庭、对父母是很眷恋的。在他看来,与父母在一起团聚能够享受到天伦之乐,能够得到温情与温馨的感受。

由于首都机场是国际性的航空港,北京就是他回国的必经之地。既然来到了北京,就得回母校看一看久违了的校园和老师。北京大学,是苏杭人生的重要驿站,是他学习和工作过的地方。作为它的学子,苏杭对母校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每逢踏上这块神圣的土地,苏杭就会感到无比的振奋。

有一次,一位老师看到从德国归来的苏杭,就与他攀谈了起来。在交谈中,老师用商量的口气对苏杭说:“过完了春节假日,要召开一个重要的科技会议。会前,要准备一些科技材料。由于时间太紧了、任务太重了,需要有人来帮忙。希望你能利用休假的时间,帮助准备一份科技材料。”对于老师提出的这一要求,作为学生的苏杭自然是乐于接受的。“一日为师、终身为父”,是中国人的传统理念。

从北京回到丹东的家里,苏杭就整日与电脑、键盘为伴,忙的不亦乐乎,就连大年初一这一天都没有停手。经过七天的紧张劳作,苏杭终于把一份科技材料整理出来了。在信息时代,用电脑往老师的邮箱里发送文件,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在完成了这项任务以后,苏杭不由得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,感到无事一身轻了。在剩下几天的假日里,自己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,就可以品尝一下过大年的滋味了。

常言道:高兴与扫兴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。第二天,苏杭意外地收到了老师从北京发来的电子邮件,电子邮件的大致内容是:由于某种客观上的原因,发来的那份科技材料不能使用了,还得按照某一思路重新撰写。“完了、完了,七天的活算是彻底地白干了。”在看了电子邮件以后,苏杭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叹息声。

在这个时候,说什么、想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于是,苏杭又开始了新的劳作。这一次,我这个当父亲的可算开了眼界,见到了废寝忘食、通宵达旦的真实场面。为了能在春节假日结束的前一天把活给干出来,苏杭连续工作了五天。在这个时间段,他每天晚间都要工作到下半夜三四点钟,达到了十分疯狂的程度。

由于儿子在披星戴月的工作,我的觉睡得很不踏实,几乎是睡一会醒一会。每逢醒来,我总是劝苏杭赶紧住手上床休息。他告诉我:“时间太紧了,任务太急了,如果不尽快的把东西搞出来,就要耽误老师的事情了。”

苏杭有一个特点,遇事总是愿意替别人着想,而且想得很到位。在他的人生字典里,有着“言必信、行必果”的词条。在这种理念的支配下,他会用实际行动兑现自己的诺言,维护个人的声誉。在他看来,失信于人的事是万万不能做的。言而无信,是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。有了这个坏毛病,人的品位就会打折扣,人的形象就会受损伤,后果是比较严重的。对于一个人来说,若想有一个好的口碑,就必须保持言与行的一致性,保持个人利益和他人利益的统一性。在必要的时候,不惜牺牲个人的某种利益。

正月初五的夜晚,苏杭在电脑前工作了一个通宵。由于不停地敲击键盘,手指的关节都感到酸痛了。正月初六的早晨,苏杭终于把第二份科研材料整理出来了,发送出去了。在这个时候,苏杭困的都不行了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此时的他,唯一的生理需求就是上床睡觉。看着处于酣睡之中的苏杭,我是十分心疼的。就是铁打的人,不分昼夜的干活也是受不了的,何况是肉体凡胎呢?

根据我的精确统计,苏杭连续工作了12天,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5个小时。值得指出的是,苏杭这次回国休假的时间只有18天,为他人工作的时间是12天。这些无言的数字,似乎能够说明什么问题。

在苏杭消除了疲劳以后,我非常严肃的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今后,可不能再这样没日没夜的干了。时间长了,对身体会有伤害的。身体是学习的本钱,搞科研的本钱。一旦身体出了毛病,可就麻烦了。”苏杭满不在乎的说:“没事,我现在还年轻,身体还能吃得消,你就别过分担心了。”

看到苏杭这一次的超级表现,使我联想到了一个问题:为什么在出国以后,他就能很快的搞出科研成果,不就是凭着忘我工作的劲头吗?不就是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吗?不就是凭着远大的志向吗?看到苏杭这一次的超级表现,我又联想到了一个问题:为什么在日常生活中,苏杭最不愿意听到别人恭维自己的声音。作为一个当事人,他知道自己的学习成绩和科研成果,都是用艰苦的脑力劳动所换来的,而不是靠个人的天资所得到的。离开了吃苦耐劳这一先决的条件,去谈论聪明不聪明的问题是没有实际意义的。

每逢苏杭回国休假,我总是要安排他与亲属们接触一下。在与亲属交谈的时候,苏杭从来不谈论自己在国外的工作情况和发展情况,做到了滴水不漏、守口如瓶。即使别人主动的询问,他也避而不答。苏杭之所以能这样低调的做人,是因为他懂得学无止境的道理,懂得“人上有人、天外有天”的哲理。


Copyright @ 2012 Online school for parents in Liaoning Province, All Rights Reserved.

辽宁省网上家长学校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571号

专家答疑

官方微信